媒体聚焦

29
Jun
2015

传统出版:凤凰涅槃或化为灰烬

来源:    作者:

  

图注:中南出版传媒集团董事长龚曙光 摄影记者:殷建军

 

  2014年7月31日上午,中南出版传媒集团(以下简称:中南传媒)董事长龚曙光先生接受媒体记者的采访,分别从中国的文化产业在经济中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中国文化产业发展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这些企业在当下的发展历程中,又应该怎样去估值等几个方面与媒体进行交流。以下是新浪网对中南传媒董事长龚曙光先生的采访:

  “中南传媒成绩的取得,不能简单的说是战略并购或是其他原因,应该说是整体振兴传统出版的结果;优质的传统出版企业会在新技术时代凤凰涅槃,劣质的传统出版企业会化为灰烬。”

  记者:刚才您提到资本市场的文化产业,从数据显示上,今年中南传媒在众多出版集团中,整体实力是非常好的,这和中南传媒近几年对战略性出版资源整合有关吗?比如与博集天卷和上海浦睿等民营机构的战略合作?

  龚曙光:我们今年的半年报预告已经出来了,全面地展示了我们上半年上市公司的业绩。关注中南传媒的人可能注意最近的两个公告,一个是上半年的利润增长预计在30%左右,这么大体量的公司,在一个正常的年份,利润增长30%左右都是很困难的,何况现在经济大势并不好,所以对于投资者来讲,这是很大的利好。但市场的反应我看也比较平淡,说明其实投资文化产业的投资者绝大多数不是很了解文化产业的人,也表明二级市场的投资者对文化产业的期待是比较短期的。一家上市公司上半年的报表增长30%左右,不管在中国还是在美国的市场,这都是很优良的业绩,而且这家公司连续七八年都是这样的增长,如果是对这个产业有深入研究的投资者,便会发现这家公司几乎没有风险,而且资本的投资收益率应该是很高了。在文化产业面临激烈波动,被整个社会所看淡的情况下,这个公司能七、八年有这样的速度,而且是在行业内的销售都不太好的情况下,30%左右的利润增长,这是值得文化产业投资者特别关注的事情。第二个数据,今年我们天闻数媒产品的市场增长率上半年超过158%,将近160%。

  这两个数据表明,中南传媒两个最重要的方向发展非常好,我们目前虽然比别的传媒集团媒介更加多元,但主要还是出版和传媒业务。天闻数媒将近160%的增长,来自于我们的新业务。一个文化产业集团,传统业务能够保持30%左右的增长速度,而新业务又在以将近160%的速度翻番,如果我来投资,我会认为这是一个价值洼地,是一个投资新大陆。中国还有哪一家出版上市公司做到了?

  关于传统出版的问题,大家知道开卷数据的排名,我们的市场占有率已经到了第二,这也是中南传媒有史以来最好的指标。这样一个数据表明中南传媒在传统业务上的发力是以市场占有率为标准的,不是以自己出多少书为标准。也就是说,中南传媒是以实际上销了多少书,有多少读者买了他的书作为标准的。

  至于这些成绩的取得,究竟是战略并购的结果还是其他的原因,其实没有那么单向度,它应该说是整体振兴传统出版的结果。我在四年前提出“振兴传统出版”,当然我是指要在一个新的数字时代,在新的人际交往模式时代,要在现在的信息沟通和情感交流以社区和群为单元的时代去理解传统出版的意义,从而去整合传统出版的资源。当时很多人可能觉得要么我是为了抢眼球,要么是为了迎合行政主管单位,或者是没有口号找口号,其实当时我自己认定的传统出版,它应该还有10到20年的回暖期。而现在的结果也表明或许确实存在这么一个回暖期。

  大概十年前,我说我们这一代人是不幸的,不是说做好图书你就是好的出版人,你做得再好也是一个掘墓人,同时作为消费者来讲,这又是一个最幸运的时代,一个传承和更替的时代,我们既可以享有传统出版丰富的成果,又可以同时享受新技术带来的丰富成果,而且这不是谁压倒谁的问题,它可能在十年、二十年都并行,我今天想读书可以找到书,明天想用屏就可以用屏,在既往的媒介交替时代,这也是很少出现的状况。比如甲骨文被替代的时候,甲骨文就没有了,刻字印刷也是这样,只有我们这个时代,想读书的人有丰富的书可以读,我们每年都在刷新图书的产量。新的媒体所提供的内容资源越来越多,这也是史无前例的,所以我们始终处在传统产业与新技术出版都在创历史新高的时代,历史上没有这个时代,未来也不敢说有这种时代。

  在这种时代里面,作为传统出版的强势基地,你是有机会的,按照新技术时代的背景,按照新的技术环境所提供的渠道,按照新技术时代读者的需求去做传统出版,在这样的理念上,我们的出版社焕发了生产力。所以我们的畅销书比过去多,动销品种也比过去多,销售利润也更多,这不完全来自于博集天卷、上海浦睿这些合作公司,大部分还来自于我们自已的出版社。

  当然,这跟我们在过去一段时间并购了一批具有传统优势的出版资源,也是有关系的。博集天卷我们以51%控股之后的业绩表明,博集天卷到我们旗下之后更好了,它的利润不是百分之几十的增长,而是成倍翻番地增长。而且这些跟我们合作的企业,他们的产品类型也很全面,也就是说不仅仅只做赚钱的书、只做打擦边球的书、只做畅销的书。我们认为,通过我们的资本整合之后,中国出版最有价值的类型,我们已经非常齐备,这要么是并购的,要么是合伙投资的,要么控股,要么参股。比如有张嘉佳这一类型的畅销书,今年畅销书的上榜率我们也应该排到中国出版业的前列了。又比如我们跟天使文化的合作,现在网络写手排前三的作者都在我们旗下,出版数字化之后出现的重要作家,他们的漫画版权基本在我们手上;此外天闻角川,作为我们和日本合作的漫画与轻小说的公司,在漫画和轻小说这个领域里面,全国排名也很靠前。还有像上海浦睿这样的公司,会出《大师说戏》这样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精粹的大部头作品。恐怕今后很难有人找到为中国昆曲出这么大书的机会,而且不是出昆曲的剧本,是出昆曲的表演。浦睿还出了大量品位很高的文艺类图书,比如《辛波丝卡诗集》,如果是真正的文青,现在是不陌生“浦睿”二字的,应该说浦睿的绝大多数产品都达到了中国文艺书的高水平,不仅仅是内容,还有形式。从图书的装帧设计到印制,都达到了中国文艺类图书最好的水平。

  很多人认为中南传媒好象无所作为,还有人说别人都买手游,你为什么要买要死的传统出版呢?传统出版在未来固然是会死的,但它也可能会以新的形式活在新的载体中,而且它还没有到死的时候,我一直认为十年、二十年的回暖期是应该会有的。从这个意义来讲,我们并购一个出版企业,如果能够给我提供二十年的发展,总比提供两个月、一两年的爆发式效应要好得多。

  现在中国的手游很少有超过两年生命力的,而我考察一个企业的生命周期是看二十年。所以资本市场对我们来讲,第一我们永远重视资本市场,我们永远尊重我们的投资者,哪怕他们对我们不一定很理解,但购买了我们股票的投资者,我们都尊重。但是我也希望我们的投资者要信任我们这家公司,这家公司的责任心一定不亚于任何一个投资者,这家公司对资源的理解、认识和运用,一定不逊于任何其他公司,这家公司在这样的时代里面,他所选择的路径安全性和发展可能性,两者之间的平衡我认为是做得很好的。很多的事情我们做了,但我不一定把理念告诉大家,就像当时我提出“振兴传统出版”,我现在有30%以上的增长,大家当时认为不对头,但现在印证了我当时的判断。

  有人问过我现在是平台为王、内容为王,还是技术为王?不同的阶段有不同为王的东西,在新技术刚刚进入传统出版领域的时候,它一定是技术为王,当改革还没有充分的时候一定是资本为王。假如平台搭建完毕,技术成熟之后,内容一定是为王的。到目前为止,数字出版平台所需要的绝大多数内容还来自于传统出版的转换,还依赖于传统出版的人才,所以未来真正强势的出版集团,一定会在内容为王中占有先机。博集天卷由于它的内容好,它的资源好,所以去年来自于网络的版权收入也有1000万左右。过去一个民营出版公司即使有1000万的卖书(码洋)收入,也是一个很大的数字。往大了说,大家都说传统报纸会死的,《纽约时报》怎么活了?因为他现在卖数字化内容超过了过去卖广告。大家最近对澎湃很关注,澎湃为什么火了?他有巨大的内容团队,他的驱动力都来自于他的新闻作为内容所具有的独特性。大家可能会说,原来不是说传统出版会死吗?会死的,但它有两种死法,优质企业会凤凰涅槃,劣质企业会化为灰烬。

  同时,传统的文学产品和思想产品是现代媒介的基地、是素材。所以大家看电视、电影、短视频,以及其他各类产品,绝大多数都是以图书为素材的,我们现在很时尚地叫“多媒介”,多媒介是必须有资源支撑的,没有资源支撑你做不了。中南传媒到目前为止,它的媒介在中国出版当中是最丰富的。为什么既做图书也做杂志,又做报纸,又做网站,又做电视,当然也要做电视剧或者电影,那么为什么可以?因为中南传媒有强大的内容支持,有强大的传统出版人才,而且这些人才具备足够的转型潜能,如果没有这些是做不到的。所以说,中南传媒的市场增长、利润增长,来自于这些年用资本作为杠杆,所采取的一系列并购、合资行为,更来自于中南传媒对于传统出版业态生命周期的评估,对新技术、新产品、新媒介融合模式的推进,以及对传统资源和传统人才的激活。